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叫伯丁


小说:不可名状的塔罗牌  作者:卖萌的坑神
  两人在原地并没有等待太久,不一会儿就从村庄里走出一个穿着甲胄的中年男性,他手里随意地提着一袋面饼和水囊。
  因为是在巴地比拉,他似乎并没有刻意打理自己的外貌,留着粗犷的胡子不说,头发也是凌乱地蓬松着,几乎要将小半张脸遮住。
  可他的眼神却明亮犀利,乍一看就像是在一丛毛发里探出两道剑刃。
  在加西亚下意识地打量着这个不修边幅的男人时,他也发现这个男人正在打量着他。
  并不是随意地打量,似乎还带着审视的意味。
  “伯丁,你怎么来了?”壮汉挠了挠头,“这人只不过是来买些干粮而已,又不打算加入我们村子。”
  “我就过来看看,”那个叫伯丁的男人瓮声瓮气地说着,“好久都没到外面走走了。”
  壮汉耸了耸肩,随意地接过伯丁递来的干粮袋,打开查看了一番,递给了加西亚,“你可以点一点,这大概是十天左右的口粮,别说不够,我们可是特意多加了一张面饼的。”
  说到最后,他刻意加重了语气,流露出几分警告的意味。
  作为村落的巡视者和交易人之一,他可是见过太多次胡搅蛮缠的来客了。
  在对付这些事情上,他自诩经验丰富,信奉拳头永远比言语更加简洁高效的至理名言。
  加西亚小心打开袋子,耐心地取出其中的面饼和饮水,当着壮汉的面检查着,最终才点了点头:“确实没问题。”
  尽管他不具备检验毒素的手段,可来自北地的生活经验和直觉令他能够敏锐地感应到事物潜在的威胁。
  就算不能百分百确认,但应付现在的情况也足够了。
  看着加西亚并没有过激的反应,壮汉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觉瞥了一眼伯丁,“没问题就好,嘿,相信我,你下回一定还会来我们这的,比起我们村落的,别的地方的干粮简直就是一团臭狗屎。”
  说着,他扛着那柄战锤大摇大摆地走开,却又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加西亚。
  加西亚眉头一皱,下意识地看向了那个叫伯丁的男人。
  “没错,我有些问题要问你。”伯丁点了点头,转头对着壮汉挥了挥手,“谢了,乔纳斯。”
  “你想问些什么?”加西亚随手将这口粮袋放在一旁,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伯丁,可暗地里他却并没有放松警惕。
  尽管完成了交易,并且食水确实没有问题,可谁能确保他们两个人不会见财起意?
  比起金币交易,杀人抢劫的成本不是更低?
  “我看到了金币,那是亚格兰特的金币,成色很新,说明是最近才从金库里兑换出来的,最近一个兑换金币的地方是莱登城,你是从那过来的?”伯丁向加西亚展示了一下,那正是加西亚方才交给壮汉的金币。
  加西亚瞳孔一缩,下意识地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壮汉。
  要知道,他全程都在警戒,却依然没有看见壮汉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将这枚金币交给伯丁的。
  别的不说,光是这份手段就足够证明伯丁和这壮汉的实力了。
  要是他们真的对自己有想法,恐怕猝不及防下他还真会吃点小亏。
  “放轻松,”伯丁笑着说着,即便是他的胡子掩饰着他的表情,“我们并没有恶意,至少我没有。我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而已,在巴地比拉,很少有人能从外界带来可靠的信息,但你身上……”
  他轻轻地嗅了嗅,意味深长地看了加西亚一眼,“……相对比较干净,虽然我从你身上闻到了人血的气味,但在巴地比拉,谁手上不得沾点血呢。”
  “这是交易?”加西亚反问着,再度认真地打量着伯丁。
  “算是,我在村里能说上几句话,只要你给的信息准确无误,我能为你提供更多的口粮,甚至……为你提供一个临时的居所。”
  “那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胡说八道?”
  在那浓密的胡髯掩盖下,伯丁轻笑了一声,“或许你可以在我面前试试?”
  “就在这里交流?”加西亚环顾四周,周围只有壮汉和伯丁两人。
  “我邀请你到村子里交流,你敢么?”伯丁耸了耸肩,“最近莱登城有发生什么大事么?”
  “有,巴尔斯城主死了。”
  “死了?巴尔斯死了?”伯丁语气中透着惊讶,但又飞快地掩饰了起来,“他是怎么死的?”
  “和邪典教徒有关……”加西亚刻意断掉了之后的话语,指了指脚下的口粮袋。
  “乔纳斯,回村子去,麻烦再带一份口粮过来。”伯丁同样明白,转身对着乔纳斯说道。
  “小心些,伯丁,”乔纳斯看了一眼加西亚,警告了一句:“小子,别想着在乔纳斯大爷眼皮子底下捣鬼!”
  说完,他这才扛着武器大摇大摆地走远了。
  看着乔纳斯走远的身影,加西亚这才开口说道:“巴尔斯试图借用邪典的力量进阶,但最后他死了。”
  “被谁杀的?”
  伯丁下意识地追问,可立刻反应过来,“不对,为什么你能知道这些?除非你……”他再度打量着加西亚,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和困惑。
  “白银阶居然能杀死黄金阶的巴尔斯?”他喃喃道,“你居然没说谎?”
  “我可什么都没说。”加西亚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我只是来巴地比拉找东西而已。”
  伯丁自然明白加西亚的含义,他只是笑着跟着点了点头,眼神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很高兴,到目前为止你没有说一句谎话,虽然对我有所隐瞒,但这是理所应当的。”
  伯丁说着,打量着周围的田野,看着身旁郁郁葱葱茁壮生长的作物。
  “那你又是谁呢?”
  “我?我是谁重要么?”伯丁收回了视线,饶有兴致地看着加西亚。
  “那你为什么会这么关心莱登城?”
  “有些事是你该知道的,但有些事是你不该知道的。”说到这里,伯丁突然犹豫了一下,迟疑地看了看身后的村落,喃喃说着:“或许你应该知道……”
  “什么?”
  “我叫桑,桑·埃尼伯丁,人们往往叫我伯丁,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紧紧地盯着加西亚,想要从他脸上抓到一丝震惊,但他却徒劳无功,只发现了全然不知的茫然。
  而另一边,加西亚却从伯丁眼神里找到了一丝隐藏得格外小心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