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突发状况


小说:不可名状的塔罗牌  作者:卖萌的坑神
  看着伯丁古怪的眼神,加西亚忍不住多打量了他一眼。
  他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桑·艾尼伯丁这个名字难道有什么特殊内涵?
  伯丁也察觉到了加西亚的眼神,若无其事地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转移了话题:“我看你是北地人,怎么会想到逃到巴地比拉来?你又犯下了什么过错?”
  “这似乎不重要吧?”加西亚皱着眉头。
  “是不重要,但我想问的话已经问完了,你的口粮马上就到,可这段时间总要闲聊不是么?”
  伯丁耸了耸肩,看着沉默的加西亚,自顾自地环顾四周,“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就我来说咯,反正或许我们只见过一面,要是你……”
  说着,他顿了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说着:“要是你能遇到那个人的话……”
  “谁?”
  “唔,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个男人,也可能是个女人,谁知道呢。”
  伯丁走远了几步,蹲下身,温柔地握住田间的一株作物,赞叹道:“看看它,长得多漂亮。”
  加西亚眼睛微眯,略过他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村落,视线终于定在了他手指粗大的骨节上。
  几乎从小就在战斗中长大的他知道,这绝对是一个老练的战士。
  也只有久经考验的战士,才会在经年的斗争中磨炼出这粗壮到有些畸形的骨节。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格外奇怪,分明是一个紧握刀剑的战士,却做出一副田间老农的做派来。
  不得不说,这有些过于违和,总令他感觉到不对劲。
  看着他警惕的眼神,伯丁失笑,“别紧张,小子,我只是一时间有些感慨而已,毕竟像我们这样的人,总希望能够安稳平静地度过下半辈子……”
  “可这里是巴地比拉。”加西亚回应着。
  莫名的,他变得有些焦躁,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是的,这里是巴地比拉,”伯丁叹了一口气,“在这里,能安稳地死在床上都是一种奢望。有时候,我确实在想,或许我真的做错了……”
  这时候,伯丁缓缓地站了起来,疑惑地看向了不远处的村落,“怎么回事,乔纳斯那个懒鬼跑到哪偷懒去了?”
  他和加西亚的闲聊已经持续了好一会,就算乔纳斯再怎么慢吞吞地走,这时候也该回来了吧?
  他朝着村落长吼一声,可过了良久,却并未得到任何回应。
  村落,寂静无声。
  这时候,哪怕是加西亚也明白恐怕是出问题了,表情严肃了几分。
  都说巴地比拉的怪异现象就像路边的野花一样多,这回,他算是真的见识到了。
  “好吧,加西亚先生,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和我一道回到村子里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这样你会获得我的,乃至于我们的友谊,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第二条,离开这里,越远越好,不过很遗憾,恐怕你得不到你的情报费了……”
  伯丁开始活动着身体,做着大战前最后的准备,一股锋锐的气息从他体内散发而出,甚至令加西亚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
  “或许,你可以过两天再来看看,对了,只要我没死,这笔情报费照样有效,当然,要是村里的人都死了,说不定你也可以踩着我的尸体偷偷多拿一点,放心,我还没小气到死了惦记着这些口粮的程度,但愿我不要变成不死生物。”
  “这算是你的遗言?”
  “或许吧。”说着,他对着斜上方的某处双掌合十,轻声祷告:“愿圣剑永远空悬……”
  下一刻,空气微微波动,一柄闪烁着璀璨光辉的剑影在半空中无声出现,而与之对应的是,在伯丁手中,同样出现了一把略显虚幻的长剑。
  “这是……空悬之剑?”
  就算加西亚来自北地,他同样也知道空悬之剑的名号。
  只是令他惊讶的是,为什么会在巴地比拉这种地方看见空悬之剑?
  空悬之剑的调查员不该是活动在亚格兰特王国境内的么?
  而且,空悬之剑的调查员不该是调查那些堕落的贵族么?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看样子,他似乎已经在这里待了有一段时间了。
  伯丁点了点头,郑重地提醒着他,又像是在确认,“这确实是空悬之剑。”
  话音未落,他头也不回地朝着村落跑去。
  随着他的步伐,他手中那把虚幻的剑影无声地应和着,而他的气息却在节节攀升。加西亚看着伯丁如同利刃般破开了高耸的木墙,径自撞了进去。
  透过那墙体的破洞,他看到了墙内的景象,隐约间看到了蠕动着的黑雾。
  由于隔得稍远,加西亚并不知道这黑雾究竟对应着哪种邪典气息,可他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就感觉到了心浮气躁,甚至生出了难以名状的恐惧。
  这种恐惧带来的无力感是如此的真实和强烈,甚至令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险些直接狂化!
  也直到这时候,加西亚才发现,周围寂静得可怕。
  他分明看到了伯丁破开了木墙,可却并没有听到半分声响。
  画面和声音在这一刻仿佛完全被拆分开来。
  正当他提着干粮袋准备逃离这见鬼的村落时,直觉令他缓了一步,下意识地回头张望。
  一束从天而降的璀璨剑影彻底占据了他的视线,很难说清楚那究竟是一束光还是一把剑,亦或者两者都是。
  在那刺目的强光映射下,加西亚不得不痛苦地眯起了眼睛,甚至生理性地开始流出了眼泪,眼前模糊一片,只能看到流动着的金灿灿的色块。
  终于,在绝对的寂静中,他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嚎叫,就像是某种虫类的吱鸣声,
  这一声鸣叫宛若重锤般狠狠地砸在加西亚的脑海,令他感觉有些晕眩。
  自身体传来的真实感受让他确实意识到,这并不单是某种来自灵魂上的冲击,大地的确在如水波般晃动着。
  有什么东西正在地底来回蠕动,在地面隆起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沟壑。
  原本平整的地形在这种堪比自然灾害的伟力面前只能俯首称臣。
  而更令加西亚震惊的是,似乎有东西马上就要钻出来了!
  他这个念头才刚刚产生,就看见在远处的某处土地拱起了一个巨大的土包,数十只淡粉色的触手迫不及待地从土里钻了出来。
  那是……
  巨大的身影终于从土里探出头来,如同小山般的淡褐色身体遮蔽了小半边天空,甚至令天色为止一暗。
  无需多余的动作,也无需用吼叫声证明自己,光是探出地面的这一部分就足以证明它的强大。
  加西亚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很不文雅地吐了口唾沫,也不知道是抱怨还是发泄,“该死!”
  钻地魔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