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9章 入土种子


小说:全职法师  作者:乱
推荐阅读: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心动萌然 拽妃难养 对不起,掉线了 奥古斯都之路 双面丫鬟 王爷绝宠废柴妃 金枝菜叶 妖颜媚蛊 小皇帝慢点,疼! 
  还只是刚进入黄昏,伊之纱便感觉自己疲惫困乏,她从躺椅上爬了起来,正好看到一个少女捧着一大罐东西,脚步匆忙。
  “里面是打扫的那些灰?”伊之纱叫住了女孩,开口问道。
  女孩明显很畏惧伊之纱,头也不敢抬起来,话也没有勇气说,只是在那里点了点头,并且将自己打扫那些罐子时割伤的手藏到后面。
  伊之纱已经看到了,她走了上前道:“给我。”
  少女紧张的将那个装着所有骨灰的罐子递给伊之纱。
  “东西放下,手给我。”伊之纱命令道。
  少女听命照做,把手伸出去的时候,仍旧不敢将目光抬起来,她害怕被伊之纱训斥!
  伊之纱经常训人,上到大贤者,下到她们这种小信女。
  忽然,小信女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暖意从被割伤的手心手指那里传来,她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惊讶的发现伊之纱的手正覆盖在上面,那暖和的光团正是从伊之纱的手上传递过来,并且迅速的治愈了小信女的伤口。
  小信女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伊之纱亲自为自己治疗??
  这可是很多骑士殿的战斗骑士都没有机会获得的荣耀啊!!
  “有什么风景好一点的地方,适合埋这一罐东西?”伊之纱指了指地上的那一坛子骨灰,问道。
  “往东边艾尔山泉的后面有一处比较安静的地方。”小信女突然不害怕了,很有勇气的回答道。
  “嗯。”伊之纱点了点头,自己拾起了地上的骨灰坛子,朝着东边的方向走了过去。
  小信女一脸茫然。
  她不知道伊之纱要做什么,毕竟两个小时前骨灰坛子的事情很快就在圣女殿里传开了,他们这些在这里伺候神女峰成员的信女们也都知道那些正是伊之纱一些亲人、一些朋友、一些手下的骨灰。
  ……
  艾尔山泉在神女峰比较偏僻的位置,神女峰很大,原始的山林都还有一部分,以前伊之纱执掌帕特农神庙的时候也经常将一些反对自己的神女峰女侍给埋在神女峰某座山头。
  在整个希腊人眼中神圣光辉的帕特农神庙确实如天界圣邸、人间仙境,可在伊之纱眼中这里就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坟场,到处都埋着那些在帕特农神庙争斗中死去的人。
  到了艾尔山泉,伊之纱看到了一个人,正徘徊在艾尔山泉附近。
  神女峰很少有男性可以踏入,至少以前伊之纱是禁止除了骑士殿以外所有男子进入到神女峰的,只是这个规矩好像逐渐被叶心夏给改了,变得没有那么严格。
  “抱歉,我好像迷路了,这里太大了,我走着走着就丢了方向,这位女士你知道怎么去圣女殿吗?”中年男子看上去很普通,穿着也朴素到了极点,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像是一个心态特别乐观的人。
  “女士?”伊之纱倒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自己这个称呼。
  何况这里是希腊,是帕特农神庙神女峰,竟然还有人不认识自己?
  “我第一次来,是来看望我女儿的,听说这里很多规矩,我有说错话的话请见谅。”中年男子挠了挠头,黑褐色的眼睛给人一种单纯的感觉。
  “暂时没有。你往我来的方向走,就可以到圣女殿了。”伊之纱特意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一秒钟,作为心灵系的魔法师,这种没有什么修为的人想要欺骗自己是有点困难的。
  “啊,谢谢,谢谢,这里风景可真好啊,我第一次见过这么有仙气的地方。不过,就是有点无聊,女儿很忙,我也不好打搅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出来随便逛逛,连个人说话都没有。”中年男子说道。
  “你话确实挺多的。”伊之纱道。
  “哈哈哈,确实,我自己也觉得,你要觉得我吵的话,我也可以不说。你捧着一个坛子干嘛,是来这里装山泉水的吗,需要我帮忙吗?”中年男子笑着问道。
  “你可以帮我把它埋了,我不想脏了手。”伊之纱看了一眼周围的泥土,都是落叶腐烂过后的烂泥,被诅咒的她对土已经有了一些畏惧。
  “没问题,但为什么要埋它,里面装的是酸菜?”中年男子展现出了自己粗浅的认知。
  “骨灰!”伊之纱冷冷道。
  “哦哦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有亲人过世了,你亲人……咋这么重?”中年男子接过来的时候,手都沉了下去几分。
  伊之纱不说话。
  中年男子也不好多说,找了泉边一块土质还算干燥的地方,动作很快的把泥土扒开。
  “我们老家也是这样,亲人过世了就放在一个小盒子里,埋在有山有水的地方,落叶归根,人亡入土,其实你也不用太难过,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的时候也像是进入到了一个赌场,赌场的规则,赌场的利益,赌场的种种都会吸引我们,不断的去下注,不断的搏筹码,欢喜悲痛都和投掷筛子一样,每次都告诉自己要抽离出来,过上田园安逸悠闲的日子,到最后往往也只有进了这个小坛子里才会最终归隐山林……”中年男子说道。
  他用树枝铲开了松软的土,动作很麻利,像是经常做类似的事情。
  伊之纱就站在旁边,平静的看着。
  里面确实装着很多伊之纱熟悉的人,原本她心里只有愤怒,没有多少悲伤,不知为何听这男子的这些废话,心中却有一丝丝涟漪。
  他们的面孔,浮现在伊之纱的眼前。
  他们之中有不少都是极尽所能的讨好自己,很多时候伊之纱感到厌恶,可仔细想一想他们或许真的把自己放在他们心里很重要的位置上。
  “你去采个果子。”中年男子手上也粘了不少的土,但他不介意自己的手。
  “果子?”伊之纱不解道。
  “果子的核就是种子啊,与其连坛子一起埋了,不如将骨灰都洒在这里,再放下一颗种子,正好旁边有泉,比起到亲人的坟前去哀悼,看着那冷冰冰的墓碑伤心落泪,倒不如看着一颗新芽茁壮成长,开着它开花结果,开着它长成参天大树……这样就不觉的他们离开了自己,遭受苦痛的时候,还能够到这颗树下静静的躺着,就像被他们守护着一样,心会静下来的。”中年男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