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2章 古怪的遗忘


小说:全职法师  作者:乱
推荐阅读: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心动萌然 拽妃难养 对不起,掉线了 奥古斯都之路 双面丫鬟 王爷绝宠废柴妃 金枝菜叶 妖颜媚蛊 小皇帝慢点,疼! 

  自己复活的时候,撒朗就在文泰的身边,她抱着一个只有一岁大的女婴。
  撒朗认出了佩丽娜,于是嘲笑她,这让佩丽娜恨不得拔出剑将自己的心脏给刺碎。
  她终究还是辜负了神魂,辜负了文泰的选择,她又一次毫不谨慎的将自己的性命交了出去。
  撒朗没有杀她。
  而是用她的佩剑在她背上狠狠的割开了一个伤口,任由鲜血流淌。
  这伤口不致命,却让佩丽娜比死亡还要屈辱。
  “黑教廷还有不少红衣主教,更还有一位从没有人知道他真实身份的教皇,这件事也未必就是叶嫦做的。”塔塔说道。
  “我会调查的。”佩丽娜握紧了拳头。
  “我们得找到她,按照她往常的行事风格,这折磨屠杀可能只是一个开端。”心夏对佩丽娜说道。
  “是!”
  “她在报复伊之纱,事实上我们未必要那么……”塔塔很清楚叶嫦要做什么
  伊之纱是叶嫦一生之敌。
  文泰受到神官审判,一共十一枚石子,就在有罪与无罪已经持平的时候,伊之纱作为文泰的亲妹妹却选择了杀死文泰!
  这就是当时帕特农神庙最大的变故与分裂来源。
  伊之纱处刑了自己的哥哥!
  叶嫦对伊之纱恨之入骨,如今叶嫦成为了红衣大主教撒朗,更在全世界拥有令人闻风丧当的一群黑教徒,她一路复仇,将所有投过黑色石子的人都给残忍的杀害,不惜屠其门族,不惜泯灭全城……
  全世界都以为撒朗是一个疯魔,见人就杀,所过之处绝无生命迹象,可他们这些曾经在文泰身边的人都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伊之纱的一个抉择!
  是伊之纱将叶嫦变成了红衣大主教撒朗,越来越强大的撒朗终于开始了她的最终复仇。
  “我到伊之纱那边询问具体情况,您忙碌了一天,是时候该早些休息了,有什么进展我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佩丽娜见塔塔没有把话说下去,于是行了一个礼道。
  心夏点了点头,让佩丽娜离开。
  “您也早些休息。”塔塔知道自己今天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觉得还是早点告退为妙。
  心夏确实很累了,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吃晚饭。
  换了一身衣裳,心夏正要去找一个人,大殿门外就传来了几声轻缓的脚步声。
  “心夏,忙完了吗?”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嗯,爸爸你去哪了,今天一整天都没看见你呢。”心夏也浮起了笑容来,看到亲人总是格外的舒心,好像整个冷冰冰的圣女殿都有了许多温度。
  “哎呀,别提了,走错了,跑到另一座圣女殿去了,你不知道,我问人家叶心夏的时候,人家小姑娘脸都绿了。”莫家兴尴尬无比的说道。
  “你跑到伊之纱那边去了??”心夏眨了眨眼睛。
  “伊之纱是谁?就是另一位圣女吗?也不能怪我,我迷路的时候,有一个女士给我指了路,她说圣女殿就在那边,我哪知道这里有两座圣女殿呀,以为那就是回来这的路。”莫家兴苦着一个脸。
  那女人也是实在糊涂,圣女殿有两个,也应该提前和自己说一下啊。
  “可能她以为你是她们那边的探望亲属吧。”心夏说道。
  “莫凡那小子也真是的,非得让我待在雅典,我在这也有点不太习惯,神女峰都是姑娘。还是伦敦舒服,种种花花草草什么的,好歹还有卓云老哥陪我下下棋什么的。”莫家兴说道。
  “怪我,总没有时间陪您。”心夏有些惭愧的道。
  “没事,没事,这里其实也挺好的,明天我去城里走一走,就不一直待在山上了。”莫家兴说道。
  “好,我让克里斯陪您。”
  “不用,不用,我自己逛一逛,一个人在雅典城里走,还是蛮自在的。唉,还是女儿好啊,又做得了大事,还能乖巧顾家,哪像莫凡那野小子,跟流浪孩似的,从来就见不到人,最近更是电话都不打一个!”莫家兴抱怨道。
  叶心夏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把事情说出来。
  莫家兴现在的状态挺好的,他本就是一个非修行之人,很多事情他不了解,很多事情他也没有必要去触碰。
  “爸爸,能和我说一说之前的事吗,就是……”心夏有些不愿意启齿。
  “哦,都过去好多年了,我也记不太清了,那个时候隔壁有间老屋子,你妈妈带着你搬到那儿住,我们就成了邻居。”莫家兴知道心夏想问什么,回忆着道。
  “有更多细节的事情吗?”心夏接着问道。
  “也没啥呀,你妈妈看上去也普普通通的,就是笨了点,好像这烧火做饭、洗衣打扫、照顾小孩子这些什么都不会,所以很多时候要过来寻求我帮助,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然后我们两家就合为一家了。”莫家兴并没有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
  孤儿寡母的,莫家兴作为邻居就能帮的尽量帮着,后来在一起生活了一小段时间,叶心夏妈妈就突然消失了,莫家兴那个时候只是觉得人之常情。
  毕竟一个女人确实也不想被一个行动不便的女儿给彻底拖累,兴许她想要更自由的生活,所以才做了这样的决定。
  莫家兴将心夏当作女儿照顾着,何况莫凡也很喜欢心夏,当作亲妹妹一样呵护着。
  生活虽然艰辛了一点,可两个孩子都很健康的长大了,莫家兴还是欣慰的。
  莫家兴看着心夏,脑海里忽然好想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心夏,可话都到嘴边了,脑子里那件事突然间“不翼而飞”了。
  当莫家兴努力去想,越想越偏离自己要和心夏说的这件事,古怪至极。
  良久之后,莫家兴不得不作罢。
  “怎么突然间想了解这些,是遇到一些与她有关的事情了吗?”莫家兴问道。
  “也不是,就是最近想起一些小时候的事情来,想和您聊一聊,也不知道是我的幻觉,还是真的发生过。”心夏道。
  “那么小的事情你还记得呀。”
  “嗯,有点印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