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记载


小说:入世小道士  作者:黄道格
  洞口并不容易发现,在洞口附近的积雪下面还埋着一些挖掘工具。
  不难看出这个洞口是最近才被挖出来的,现在看来很有可能就是那些被妖化的人做的。
  但当他们彻底的变了一副模样之后,这些挖掘工具就明显的用不上了,所以被胡乱的扔到了一边。
  这里很可能就是血玉之中妖怪之血的源头所在,已经来到了这里,我们自然没有任何犹豫,乔樱一边打开胸口的录像机,一边掏出留影符激活,随着我们向洞内走去。
  虽然洞口不算大,但里面却比较宽敞,从两边的情况来看,确实是被人挖出来的洞窟。
  往里面走去,我们不仅发觉到了多股驳杂的妖气,更有几分灵气存在,而且在这洞窟的周围,还有一些法术残留下来的影子。
  似乎有人在这里动过手,使用过法术争斗,当然也有可能是用法术将这个山洞开辟出来。
  究竟是什么原因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地方曾经有修行人出现,或者是手中持有符咒的什么人。
  异事处没到过这里,所以来人应该不是异事处的探员。
  现在还没有办法追寻他们真正的身份,只有走到终点之后才能确定。
  山洞并不深,很快我们便走到了目的地。
  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是,山洞的终点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洼规模很小的水潭。
  准确的来说应当是一个血潭,上面漂浮着一小层血液,只有巴掌大小,另一边堆放着数块透明中空的美玉。
  除了这些之外,巴掌大小的血潭的另一端,地面上正躺着几具横七竖八的尸体。
  这些尸体都不成人形,如果不是在这里见到,我大概不会觉得他们的身份有异。
  因为地面上倒着的完全是几具巨大的蜘蛛,但他们的身体都已经从中爆开,看样子似乎是身体内部的问题。
  我走过去仔细的看了看,血潭当中的血液本就极少,估计用完了之后就没有了。
  眼前的情况有些怪异,我们也有点摸不到头脑。
  大致上看了几眼之后,我们便在这里仔细的搜寻起来。
  没过多久我们就把这里翻了个遍,角落当中存在着一些科技造物,显然是从外面带进来的,不是这里原有的物品。
  除此之外我还在几块石头下面找到了一个某种异兽皮革制成的口袋。
  将口袋里的东西倒出来之后,我们看到了一些绘制基础符咒用得上的东西。
  包括墨笔、朱砂以及其他的材料,另外还有一些封存起来的玉盒。
  有的玉盒里面装着东西,有的是空的,看到这里我们基本上确定了口袋主人的真实身份。
  自从天地之间出现了巨大的异变,无数山河平原突兀出现之后,一些修行人甚至是普通人便冒险冲入未知的空间当中进行搜寻。
  有的得了好运,能找到宝物并且顺利回返,但这些好运的毕竟只是少数,更多的人甚至都没办法从这些险地当中逃脱。
  眼下的这座山峰大概还算不得什么太过于危险的地方,但却导致了不少人因此送了性命,轻些的也有不轻的后患。
  这还是我们发现的早些,不然的话受到影响的人可能会更多。
  首先来说这里的确有修行人出没,虽说普通人得了一些特定的符咒也能使用,但却没有绘制出真正符咒的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将包裹藏在此地的人必然是真正的修行人而不是普通人。
  此时我已经将视线再度放到了地面上这几具巨大的蜘蛛身躯之上。
  妖气和灵气在它们之中均有反应,虽然说明不了什么,但我觉得他们有可能就是我们要寻找的那些修行人。
  人毕竟和真正的妖怪有不同之处,因此没过多久我们便确定了下来,三具尸体当中,有两个曾经是人,剩下的那个则是真正的蜘蛛妖。
  血潭之上还有一条通道,不知通向何处,看样子来到这里的入口不止一处。
  真正的妖蛛反而是最先死去的,看样子已经死了很长时间,如果不是这背生七彩的蜘蛛乃是一个妖怪的话,现在早已腐烂。
  又找了一会儿之后,我们才发现另一个隐藏在血潭上方那条通道中的包裹。
  两个修行人对应这两个包裹,里面的东西大同小异,只是一个人没记载笔记的习惯,另一个则不同。
  我们在洞窟上方通道中找出来的背包里有一份支离破碎的记载,看样子原本是个记事本,但现在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
  尽管如此,勉强辨认一下内容还是可以的。
  两个修行人一个叫寇封,一个叫陆洪,笔记属于前者。
  关于异事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看法,寇封和陆洪不想加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两个修行人都是所谓的散修,现在也被叫做散人,得到功法也都是机缘巧合,在来到这里之前还去过其他的险地。
  寇封的笔记中记载了他们发现了此地,并且用法术开了一条通道进来的过程,还记载了他们两个苦战蛛妖,最终花费了不小代价将后者拿下的过程。
  过程没什么可说的,双方交手没有任何亮点,成功之后,两个受了不轻伤势的修行人便开始搜集自己的战利品,也就是血潭之中的血液。
  寇封和陆洪关于修行方面的见识不够多,因此不慎之间触碰到了这些血液。
  异变就发生在那个时候,据寇封笔记上所言,当时他就感觉到有种不可抵御的外力正在改变着自己,他想要抗拒但最终还是失败了,两个人一下子都掉进了大坑,为了救命,他们用携带的玉盒雕琢出了数块中空的玉石,封存下了血潭中的血滴,准备送到其他实力高深的修行人手中检验。
  但他们两个最终没能成行,相对于唐英他们,这两个修行人坚持的时间更长,只是他们却发现自己无法离开,一旦想要离开这里,身体变会不停使唤,最终只能一面琢磨着解决办法,一边将血玉和记载了其他修行人地点的纸条送到了外面。